YKz7KX16LP

坐在火车上,偏头将额头抵在玻璃车窗上,看着离自己渐渐远去的家乡。
身边的喧嚣似已渐渐退去,耳边却尚还存有她的呼唤。
冷冽的风生生的刮着脸庞,这种感觉熟悉却又陌生,思念的情绪似乎已经在颠簸中淡去。
但我深知它并未离去。
短短的五天里,熟悉又陌生的一切无时无刻不令我感到不安,陌生的感情敲击着耳膜,它叫嚣着,它哭泣着,它一次次刺穿了眼眶中的泪水,任它们流淌进暗河之中,沉默至湖底。
这种感觉是陌生的,无人知晓它从何而来,它又要去到何方,它轻飘飘地进入人的心中,狠狠地击碎那些快乐,尖声欢笑着离去。
不应该是这样的。
这本该是何等快乐的五天,却被一个怪物毁于一旦。
那只名为思念的异兽。
它牵引着,它嘲笑着,自它嘴中吐出的咏叹轻而易举地撬开了黑漆漆的牢笼,放出了与它相似的怪物。
它们吸食痛苦,来愉悦自己,它们自相残杀,来争抢快乐。
这些均是我心中生长出的怪物。
它们用微笑粉饰,用欢笑打击,用言语伤害。
却在十一点钟的夜晚被彻底击碎。
家乡是净土,是天堂,无需粉饰的太平。
是的,她是乐土,是世界之树上都不会生长的金苹果。
阿萨神族都要为之歌唱,火神无法在此吐出谎言。
梦境之中的彼方,海中湖上漂泊的永无乡。

评论(1)

热度(1)